第48章 想一个人静一静(1 / 2)

两人赶到四合院时,太阳悬空,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。

院子里有棵上了年头的石榴树,花开的正艳,树下有一张藤椅,宋牧野躺在上面喘粗气,旁边站着顾明月和高江。

“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罢,识相的就赶紧把秘方拿出来,否则我们不会善罢甘休。”顾明月尖锐的嗓音响彻在四合院上空,说完手还不断推搡宋牧野。

在大门外听了个完整的宋蓁,快跑几步进了院子。

见顾明月扑在宋牧野身上又抓又打,眼睛立马就红了。

抓住她的衣领往后一拽,随手一丢,继而蹲到宋牧野跟前,小心观察着他,“爷爷,你没事吧?”

宋牧野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自打决定站在宋蓁这边起,他就预料到高江一家会来闹,早就做了心理准备。

加上又是医生,虽说医者不自医,但对自个儿身体几斤几两重也有数,因而高江顾明月来时,他还能与其周旋。

但没料到,他们居然会动手。

顾明月摔在红砖铺就的地面上,捂着脖子尖叫。

高江当即围了上去,边扶顾明月边朝宋蓁吼,“你个疯子?你推我妈干嘛?”

宋蓁让紧随其后的左澈给宋牧野把了下脉,确保真的没事后,才看向吼她的高江,“那你妈打我爷爷又怎么说?”

“就推了几下,哪有打?”高江辩驳。

“是么?”宋蓁嘴角噙了抹冷笑,当她眼瞎么?

进来的时候,顾明月正拿包砸宋牧野,一下又一下。

“当然。”宋蓁气场有点骇人,高江只觉脖子一凉,却还是挺直了腰杆,梗着脖子回。

艳阳下的宋蓁,满身寒气,一步一步朝顾明月和高江走来。

那模样,仿若地狱出来的修罗。

宋牧野一见宋蓁这幅模样,想起来阻止,却奈何刚应付顾明月和高江耗尽力气,就喊立于一旁的左澈,“快,拦住她。”

左澈没动,深邃的眉凝着不断散发低气压的宋蓁,眉眼沉沉,不知在想什么。

见状,宋牧野叹了口气,挣扎着起身。

宋蓁已然走到顾明月跟前,刘海遮住的眼睛,瞳孔一片漆黑,直直的盯着她,那眼神看的人遍体生寒。

顾明月心里很慌,面上却还在逞能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话落,宋蓁突然出手,两根手指捏住顾明月的前衣领。

顾明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身体就被甩了出去,重重撞在石榴树干上,震的一树石榴花簌簌抖动,落了满地。

顾明月只觉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的疼,跌在地上想爬起来,宋蓁再一次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这一次,顾明月是真的怕了,一贯凌厉的眼里流露出恐惧。

想求饶,但被宋蓁那可怕的眼神盯着,唇抖了半天,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。

“蓁蓁。”宋牧野挣扎着从藤椅上站起来,由杨阿姨扶着,担忧的唤了她一声。

宋蓁却置若盲闻,好像没听见般,手再次朝顾明月伸去,这次伴随着声音,“就推了几下,嗯?”

惊恐之余,顾明月重重点头,意识到这个回答宋蓁不满意后,又疯狂摇头。

原本盘的整洁的发髻,此刻早已凌乱不堪,乍一看,宛若一个疯婆子。

一旁的高江都吓傻了,呆立在原地,不知该作何反应,甚至都忘了去救顾明月。

他从没见过这个模样的宋蓁,就好像疯了一样。

那张脸还是无害的,只是身上气息太过于可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