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9 危!机!(1 / 2)

周华标、蔡元琪两人对视一眼。

</p>

“庄sir这就要分蛋糕了?”

</p>

不过,这还真是庄sir的风格。

</p>

以庄sir及行动部门的实力,搞定杨锦荣的保安部基本没有太大问题,可以说是胜券在握,那么提前分蛋糕就非常很合理了。

</p>

办公室里坐着周华标、蔡元琪、李树堂三个人。

</p>

这时李树堂却明智的眼观鼻、鼻关心、选择闭嘴不言,把建议权留给周华标、蔡元琪二人。因为在庄sir势力当中,只有二人才算庄sir身边最具话语权的人,其他人都差了一些。

</p>

他或许可以提出建议,但是太有风险,而聪明人都懂得规避风险,不做逾越规矩的事。

</p>

最终,周华标、蔡元琪两人交换一个眼色,同时出声讲道:“我建议阿全来做。”

</p>

“我也觉得阿全该坐这个位置。”

</p>

“阿全”即是庄sir手下的心腹督察“卓景全”,一个很有手段和实力的高级督察,也是当年最早跟在庄sir身边的小弟之一。

</p>

这几年的时间庄世楷并不是忘记他了。只是把他放在外面独当一面,等待一个提拔他的机会。

</p>

毕竟机会就那么多,手下的人也得排队来。

</p>

卓景全论资排辈、功劳政绩、基本都差蔡元琪一节。庄sir当然要先提拔蔡元琪、提拔完再把机会留给卓景全。

</p>

很显然,现在卓景全的机会到了。

</p>

庄世楷略作思考,看向旁边问道:“树堂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</p>

李树堂面露微笑:“我也支持卓sir。”

</p>

其实他手下也有合适坐这个位置的人选,比如九龙重案高级督察“苗志瞬”。

</p>

可他更懂得什么叫作局势。

</p>

现在堵卓景全上位的机会?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!就算庄sir秉承一万水平端平的想法,也会狠狠得罪蔡元琪等人。

</p>

他可不希望和蔡元琪闹出明争暗斗!

</p>

庄sir也不想底下的人马出现派系斗争。

</p>

何况,李树堂看出庄世楷已经把位置属意“卓景全”,顺水推舟是最好的选择。

</p>

果然,庄世楷听见李树堂表态同意,微微点头,露出满意的笑容,一拍手掌道:“那就由阿全坐这个位置吧!”

</p>

庄世楷掏出烟盒送到三人面前,周华标三人各自抽出支香烟,跟随庄sir的动作点上。

</p>

“呼。”庄世楷在深吸口气,吐出烟雾以后,弹弹烟灰讲道:“通知港岛、九龙、新界三个区、还有刑事科、O记、各辖区重案组!”

</p>

“给我挑出三十个能干的警员、再选六个有能打的警官、组成‘总署演习’的华人匪帮!”

</p>

总署保安演习,警匪两个阵营。

</p>

即为“总署警队”、“华人匪帮”。

</p>

这是写在文件上的阵营代号。

</p>

演习时间则定在月底,双方一共有十五天的准备时间,期间可以利用时间挑选队员、完成编组、甚至进行一些演习训练。

</p>

演习内人数规定,则是“总署警队”不限人数、也就说现实中总署有多少部门、有多少警员、全都编入警队的演习序列当中。

</p>

当然,他们主力是由保安部一支“五十人”组成的精锐警员。

</p>

其余部门顶多提供协助支持、或者临时动员,不会全部变成战斗人员。

</p>

毕竟,现实中也不是每个部门都配枪的!总署内部就只有保安部全员配枪!自然是以保安部为战斗主力!其他部门想要取枪加入战斗,除了督察以上警官外,或特殊部门外,都得按照实际情况,花费时间去枪房领枪。

</p>

毕竟,说好全部按照现实演习,那就必须按照现实演习。

</p>

可仅仅这样保安部能够调动的力量,就已经很恐怖了。

</p>

比如刑事情报科的情报支援、比如飞虎队的紧急支援…这些都不是庄sir的助力、而将听命于保安部管辖指挥。

</p>

因为按照紧急情况条例,保安部是有权临时管辖他们的……

</p>

而庄世楷的“华人匪帮”依照实际情况,只限定三十个人的名额,并且只能使用常规武器。

</p>

毕竟,依照现实情况,这已经是比较可观的恐怖力量,更加强的力量不是没有,而是已经超出正常演习的范畴。

</p>

没关系,一切按照实际来!庄世楷就是要用这么悬殊人数差距,打出一场漂亮的行动,验证他在实际情况下的武装实力,顺便摘掉“杨锦荣”这枚棋子。搞定陆系按照在行动部门内的人,换成他自己的人。

</p>

要知道,走上赌桌就要付出代价!尽管杨锦荣等人是被逼上赌桌!

</p>

可他们一样要拿出筹码。

</p>

当然,警务处长其实宣布全港进入战时紧急状态,那么他便能合法接管全港治安,否决宪伟层的任何提议,暂时进入“独裁模式”,权力会比“港督”还大。

</p>

可紧急状态需要在港岛遭遇严重安全威胁的情况下,向整个社会公开发布才能合法实施。

</p>

警务处长不可能为一次内部争斗,一场演习,启动法例上的最高权力、最后底牌。

</p>

这样他输掉的就不止是一个部门位置,而将是政治前景了。

</p>

恐怕港督就都会看低他。

</p>

而他既然被逼上赌桌,那么筹码就必须压上。

</p>

这个筹码显然就是杨锦荣的位置,以及保安部的职能范围…

</p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