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3 信不信把你钓直升机上(1 / 2)

隔天。

上午。

“周朝先,丁宗树,tmd你两个合起伙整我!”

酒店,房间。

还是那间书房。

侯立群穿着西装,翘起二郎腿,抬手指向面前两人大骂道:“我今天操你们俩老母!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,明天就把你们老母抓到台北,干完发成视频给你!看看你以为是在讲笑还是讲真!”

侯立群语气严肃的破口大骂,而以他的变态口味、说不定真的说到做到,说干就干。

今天。

是一场谈判!

周朝先、丁宗树两人一个穿着灰色西装,一个穿着黄色西装,分别代表松林帮和台南帮前来谈竞选的事情。

不过,双方阵营、关系、经过一次置换。

双方谈判围绕的点。

和上次大不相同,可谓是做好准备,决定生死。

“侯部长!你说话最好放尊重点!”丁宗树摘下墨镜,折起眼镜腿,抬头大声骂道。

周朝先却靠着沙发双手一摊,出声笑道:“请你便!”

“如果你想把我老母从棺材里拖出来干……那么你赢了!”周朝先微微一笑,合着他老娘早成白骨了,丁宗树的老母却正在乡下住着。

这时两人对视一眼,私下交换一个眼神,他们眼底都闪过阴狠。

侯部长脸上也露出不耐,指尖夹着雪茄,反手指向酒店玻璃外的天空:“再有一次!我就开直升机把你们两个钓起来,从台北钓到高雄!把你们丢进高雄港填海!”

“一次,你们对我动手的事情,仅限一次!”

虽然!虽然!虽然候部长恨不得把周朝先、丁宗树两人就地扒皮抽筋,但是当两人联合在一起以后,就不是可以随随便便“枪杀”的角色了。

要杀要报仇都可能,但必须先从政治、势力、帮会削弱他们!最终把他们两大社团搞的分崩离析,势力不再,才能干掉他们。

否则两大社团七八万人马闹起来,市面上会乱成怎么样?

警察厅会头疼!商业署也会头疼!因为台岛就那么点大,两大社团旗下有几十个家公司,涉及到几个片区的发展,大小项目上百个,几十亿台币的融资,以及几万个家庭的饭碗…

这些事情一旦处理不好,侯部长要吃挂落,侯部长背后的势力也有麻烦……

这也是,侯部长明知丁宗树、周朝先想要干倒他,却不好拿他们怎么办的原因。

当然,侯部长是有办法的,比如靠上另一只大树。

用另一批人手解决他们。

只是侯部长今天不能立即报复,显得有些憋屈。

于是他才引用庄爷的比喻,说要开飞机把他们挂起来……

这就是政客的弱点之一,总是顾全大局,考虑太多。若是某个帮会大佬霍出条命,真有可能搬到一两个台面人物。仅限台面人物!

“啧!”周朝先听见侯部长说要把他们钓起来“填海”,盯着候部长抖着脚尖,嘴角露出一声嗤笑,眼神非常轻蔑,好似很享受政坛“高官”看不爽他,又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。

“候部长!麻烦你把话说清楚一点,动你的是台南帮,是丁宗树,可没有我周朝先。”

宋大师和候部长的关系,几个人都清楚。

周朝先嘴上说着解释,但态度根本没再把候部长放眼里,摆明是撑丁宗树。

今天,他们来见候部长,便是想听听候部长到底怎么谈,双方是不是还有合作的可能。

此刻,周朝先朝丁宗树递去一个眼神,丁宗树旋即摊开双手,出声讲道:“高国仁是我的手下没错,可他私下收人家黑钱做事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“昨晚高国仁给你做的干干净净,我没话讲。要是候部长肯让我上,今天我可以赔您一笔钱,当作台南帮赔礼道歉。”

这是两人最后的底线。

还要争!

“我缺你的钱吗?”侯部长却出声骂道:“操你妈的。”

他倒是很爱操人家妈妈。

随后他最后深啜口雪茄,把雪茄熄灭手边烟灰缸,吐出长长的烟雾,望向旁边讲道:“今年你们还想选?回家等明年去吧!今年你们做的事情,已经让你们没机会了。”

“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我上头的老板。”侯立群抬手指指天花板,最后讲道:“今年的名额给刘小姐!谁都别争!”

旁边,一名秘书推开隔间房门。

玫瑰穿着一袭红裙,手上端着一杯红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